建业足球真情球迷 风雨相随里的守望与信仰

点击量:47次 2019-08-25

如果说中原足球是一片麦田,那么建业球迷就是这里的真情守望者。他们用不懈坚持守望着最初的梦想,永远不说放弃。他们以近乎于顽固的执拗,不对命运妥协。25年,300万球迷,他们有着一颗无悔的心,“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他们的执着让足球变成一种情感,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信仰:河南建业。

冯宝奇

年近九旬,钟爱一生

建业足球的历史和底蕴在国内足坛无人可以企及。更重要的是,伴随建业足球一路走来的,还有那些“钟爱一生”的建业球迷。其中,最著名的是已经年近九旬的老球迷冯宝奇。

建业队这几年的成绩虽然平平,但并不影响河南球迷的热情。2014年深陷保级泥潭时,有一次去杭州,球迷远征团里就有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是当年85岁的冯宝奇老先生和他81岁的太太。当时正赶上央视前来采访,两个老人从郑州乘坐火车前往杭州时的照片,在微博上传播很广,并且迅速成为热点。

要说最快乐的时光,得是2006年建业在南京完成冲超大业的历史性时刻了。老爷子为了这个盛大的节日,全家祖孙三代齐聚金陵,他本人更是穿西装、打领带,把自己打扮得像一个新郎官。当王宇景的压哨任意球形成绝杀,建业1:0击败舜天梦想成真时,全场的5000多名河南球迷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人群中的老爷子更是老泪纵横,手舞足蹈,仿佛实现了人生的一大夙愿。

这些年,虽然年纪大了,但冯宝奇还是离不开他挚爱的建业足球。去年建业开通了前往天津的球迷专列,他也兴致勃勃地乘车前往。在火车站参加发车仪式时,老人不断收到同行球迷们的祝福 :“祝您身体健康。”除此之外,还不断有媒体过来采访这个“新闻人物”,冯宝奇来者不拒,谈吐自如,反应敏捷,一点也不像要90岁的老人。

建业足球搞了25年,虽然成绩还有待提高,但谁也不能否认,河南球迷的忠诚度无人可出其右。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河南人,无论是当年在乙级,后来在甲B或中甲,以至于现在的中超,河南球迷经常在客场上演“反客为主”的好戏,人数甚至会大大超过一些少人关心少人问的主队,这也是中国足坛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王书友、王庆丹球迷世家

因执着散尽家财,因传承痴心不改

他是名满天下的中国十佳球迷第一名,他是洛阳足球事业的拓荒者和洛阳足球历史的见证者,他亲手创建了洛阳球迷协会和洛阳帝都球迷协会,并任上述两协会终身名誉会长。

他是河南建业足球诞生之初就矢志不渝紧紧跟随的铁杆“球痴”,是河南建业主场航海体育场的球迷标志。他是中国球迷的旗帜,他陪建业足球沉沉浮浮坚韧成长,降级时,痛不欲生泪如雨下,赢球时,如癫似狂翩翩起舞。他为建业足球付出了所有的爱,球场内外留下的欢笑与泪水凝结成建业足球球迷前二十二年的历史画卷。当他与这个世界与足球依依惜别时,足球回馈了他所有的荣誉,河南建业则给了他作为球迷的最高褒奖。

他叫王书友,洛阳帝都球迷协会现任会长王庆丹之父。帝都洛阳球迷世家里,有鲜为人知的足球故事。

漫漫人生路,王书友与1994年就因建业足球相识的好友举牌老球迷老韩一道,陪河南建业足球走过了一程又一程,生命不止、战斗不息,直至2016年3月28日溘然长逝。次日,中央电视台就播报了一条消息“据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消息,河南乃至全国球迷旗帜王书友老人病逝……”。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通过官方微博、现场悼念等多种形式向这名航体老战士致敬。

2016年4月9日,王书友的儿子王庆丹在亲友和两万多名球迷的鼓励见证下在航体看台上穿上了印有“洛阳老球迷”的红袍,正式继承了王书友衣钵。子承父业,遵循了中华文化的传统脉络。其实1994年河南建业足球元年起,27岁的王庆丹已协助王书友组织球迷活动。特别是2009年洛阳帝都球迷协会成立以后,王庆丹以身作则,主场比赛只有2013年父亲车祸时缺席一次,另外,在服务和管理协会球迷上更是下足了功夫。

王庆丹的名片上,印着洛阳帝都球迷协会会长、洛阳玻璃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洛阳同乐商会副会长、中国龙之队会员、洛阳市书法家协会会员的字样,河南建业球迷最看重的,却是王书友之子的身份。

建业足球25载风雨砥砺,洛阳王书友、王庆丹球迷世家25年一路追随。初心不忘、征号又响,续写着伟大而质朴的足球故事。

举牌老球迷韩广安

红袍组合+最佳拍档!他是一直站在王书友身旁的人

你一定见惯了在航体他一袭红袍引人瞩目,却没有见过散场过后他一人挤夜班公交的样子;你一定见惯了他高举助威牌挨个儿串区调动气氛,却不知道他想标语时的搜索枯肠和提笔时的信马由缰;你一定见惯了他和老王红花绿叶伯牙子期般知己,却无法体会老王过世后他孤身坐在马路旁的黯然和神伤。

单说年近80岁的建业球迷韩广安,或许并不为很多人知晓,但是提到建业举牌老球迷,一定为人津津乐道!

韩老是地地道道的老郑州人。1950年,郑州3519军工厂从徐州招人,当时尚幼的韩老就坐在父亲挑着的箩筐里一路从老家徐州来到郑州,一待就是六十多年。关于究竟是从哪一年开始迷上看球的,韩老自己也说不清。不知从何时起,建业足球已经融入了最真实的生活,割舍不了、剥离不掉。

坐火车、挤公交、蹬自行车,但凡有球看的日子,不管前往主场的路途如何折腾,都是幸福的。“之前主场在新乡的时候,我们一群人都是在郑州火车站集合,好几节车厢挤得满满的都是建业球迷,那时候可热闹了,也觉得开心。”对于韩老来说,每到比赛日一群人坐火车搭伙儿看球赛,再连夜赶回郑州,不仅当时觉得酣畅淋漓,如今回忆起来也显得弥足珍贵。

诸多年间,建业主场几经迁徙,韩老必定一路追随。从郑州到新乡,从郑州到洛阳,建业的主场在哪儿,哪儿就是他火车票上的目的地。2009年,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以1.18亿元的价格拿下航海体育场。又可以在家门口看球赛了,对于韩老来说,这是天大的喜事。

说到最具代表性的建业球迷,洛阳老球迷王书友与举牌老球迷韩广安是怎么也绕不开的话题。两人都身穿大红袍,各区挨个儿串调动气氛,毫不夸张地说,两个人的组合一度成为航体一景。

“我跟老王认识好多年了吧,当时还是在健康路省体育场,他就穿一身大红袍。一来二去时间一长我俩就认识了,后来主场搬到洛阳他老家,我去的时候就打电话一起看比赛,赢了再喝两盅。”当时即使俩人感情交好,但是在韩老看来,穿大红袍还是属于奇装异服,毕竟这大红袍曾被不明情况的警方没收了去,以至于习惯低调的韩老经王书友几番劝说才肯穿上大红袍与他“并肩作战”。

如今,又有人重承大红袍衣钵,与韩老在航体并肩。这是一种延续,更是一种传承。

任少杰

足球教师“老点”的天空

每天下午五点,在农科路小学的训练场边,悠扬的萨克斯声准时响起。动人的旋律伴随着夕阳,伴随着放学回家的孩子们。而奏响这美妙音乐的,就是农科路小学足球队的总教头——任少杰。

在河南的球迷群体中,有三个名字被人们津津乐道:洛阳“大红袍”、开封“老包”、郑州中原得劲球迷会副会长“老点”。洛阳“大红袍”王书友,身穿红袍肩披国旗,手持扩音器在看台上激情助威的情景,成为了河南球迷心中永远的珍藏;开封“老包”将包公脸谱涂画在脸上,追随河南建业风雨几十载,也成为了一段佳话;而郑州“老点”则更是老少球迷耳熟能详的名字,无论是圈里的足球人,还是圈外的足球迷,都对“老点”敬佩有加。

关于“老点”这个外号,最为靠谱的解释有两种。第一种解释,是因为球员时代的任少杰善于踢点球。第二种解释,是因为教练时代的任少杰点子足够多。 1996年,刚从河南省足球队退役的任少杰来到学校,组建了农科路小学的第一支足球队,开始带着孩子们踢球。任少杰一个人带着这个足球队,踢到了郑州市冠军、河南苗子赛冠军。

人们都说:他是足球教练里最文艺的,文艺圈里足球踢得最好的。二十年间,尽管身边的同事来来去去,但任少杰依然坚守在球场边。每天下午,他都会带着他的萨克斯,在场边深情地演奏起音乐,给场上的孩子们加油。当被问及平时最喜欢给孩子们吹什么曲子时,任少杰说,在每堂训练课结束后,他都会给孩子们演奏一首《回家》,告诉孩子们今天的训练结束,回到家的怀抱,去迎接新一天的挑战。

这,是属于任少杰的天空。在这片天空下,一批又一批的足球小将从这里出发,飞向更远的天空。带着老一代足球人的梦想,经年累月,不悔初衷。多年以后,当他们梦时,笑时,哭时,累时。都会记起那些放学后的夕阳下,黏在一起踢球的日子。记起每天训练结束时,场边响起的那段《回家》。记起他们的恩师,记起他们的友谊,因为那里,是他们梦开始的地方。

张五一

花甲岁月,足球人生

60年前的5月1日,张国坚出生了,因为生日是5月1日,他又得名张五一。

张五一是一个普通人,上学、工作、结婚生女一路按部就班地走着。1970年的一场足球比赛改变了老张的生活轨迹,从此,老张成了一个彻底的球迷,并开始了对所能搜集到的足球资料的搜集。至今他拥有从第一张创刊号开始的全套《足球》报和全套的《足球世界》《中国足球报》等,从1973年开始把看过的全国各地报纸上的足球文章剪下来贴成册,一直至现在。几十年来,装足球资料和足球物品的柜子有十几个,著有《中国球迷风雨路》一书。球迷称其为“球迷博士”。

张五一小时候喜欢踢足球,曾经梦想成为一名专业足球运动员;18岁后想当一名足球裁判,并且在1983年付诸行动考取了国家二级裁判员资格;不过,由于眼睛近视了,就开始从事球迷工作,从1988年的球迷协会常务理事,到1992年至1999年的会长;而且一直是河南所有赛场的啦啦队长;1999年3月从会长职务退下后,收集、收藏各种足球资料和与足球相关的产品,几乎无所不及,在生活当中充分体会到了足球的乐趣。

60岁生日时,老张决定用足球比赛的形式度过以纪念“花甲岁月 足球人生”。

除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球迷朋友,由前河南建业足球队队员、教练员组成的河南足球元老队,女足名将范运杰的运之杰女足俱乐部队,河南体育记者组成的新闻联队以及张五一朋友队作战厮杀,用一场比赛来庆祝老张的60岁生日,张五一也身披51号战袍登场并攻破对手的球门。

足球比赛之余,河南省足协、郑州市足协还特意向张五一授予了奖杯和奖牌。

鞠树军

球迷家庭的25年追随

我叫鞠树军,是一名河南建业球迷,如果只是这样,那么就谈不上故事了。既然是讲述一个故事,那么我就从头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一家人与河南建业的一份情缘。

1985年10月,我还在上高中,由于我们学校军乐队为全国第一届青少年运动会的接待单位,我也有幸全程参与了首届青运会的服务工作。在这届青运会上,河南足球队最终取得了冠军,幸运的我第一次现场见证了建国后河南足球史上的第一个冠军。从那天起,只要有时间都去现场看球赛,无论是打甲B,还是冲上甲A,又降入甲B,河南队始终都牵动着我的心,我逐步成为了一个河南球迷。

1994年8月27日,是我25岁的生日,这天本来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但是这一天对于河南球迷绝不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媒体发布了一个让河南球迷振奋的消息: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在河南省工商局注册,由河南建业房地产有限公司和河南省体育局合作组建俱乐部!河南足球终于“把根留住”,并且有了自己的职业俱乐部,那就是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感谢胡葆森董事长,给河南足球留下了火种,感谢建业给了我一份难忘的生日礼物。当天晚上,约了几个小伙伴真的是痛痛快快喝了顿大酒。同年9月,我的儿子也降生了,1994年对我这个家可谓是双喜临门。1994年还是世界杯年,作为球迷的我成功地将妻子培养成了准球迷。

在这20多年里,我们家的足迹基本遍布了各个建业队踢过的甲B、中甲、中超的赛场。陪伴着建业风风雨雨的20多年,这其中有1998年的降级之痛、1999年重返甲B的茅台宴、2006年五台山冲超的狂欢夜、2012年降级的泪水、2014年令人窒息的工体保级……建业足球已经成为我们全家生活的一部分。周末看球已经成为家庭生活的一部分,20多年的相濡以沫、长相厮守,建业足球已经和我们这个家庭结下了不解之缘。2018年,儿子的女朋友也加入了球迷的行列,我们的家庭远征军已经扩军到4人。

南京球迷专列的座下打地铺;新乡体育中心喊到失声的“黑哨”;南昌球迷大巴上拥挤的卧铺;五台山体育场的烟花盛宴;航体降级时无声的泪水;工体面对顾操惊天一跪止不住的掩面痛哭;重庆奥体与戈麦斯姐姐的载歌载舞;廊坊锦州烧烤狂喜狂饮的醉态;虹口足球场的心跳过速。这一幕幕像纪录片一样的片段,伴随着我们全家的远征花絮,时时在我们的饭桌上谈起,令人难以忘怀。

2019年,也是建业足球俱乐部成立25周年,25年前25周岁的我,25岁的我的妻子,25年后和建业同龄的25岁的我的儿子,这可能就是我们家和建业的缘分。妻子、儿子女朋友由于工作的原因,不能保证场场远征,我和儿子相约,在今年,我们俩要陪着建业走遍这赛季的全部赛场,对大连我们完成了跨赛季15场的连续远征,在赛季末我们要完成赛季的全勤,回报给建业一份25岁的生日贺礼。

这就是我们全家和建业的故事,我相信这只是故事的上集,故事的下集将会有更多的精彩,祝福建业,我们的生活也会因为有你更精彩!

红魔胖胖

爱你在北看台

时间回到2011年8月6日那个充满戏剧性的虹口体育场。从场外天气的变化到场内徐洋的惊天远射,这场比赛让我一辈子记忆深刻。也是那么的一个瞬间,我知道了红魔,知道一个人远征的意义和责任,台风“梅超风”让我第一次相信,信仰能让我无所不能。

2012年我正式加入了红魔。中甲的2013年,可能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年。那一年,我在看台认识了他们,一群志同道合的“愚忠者”。认识了将来要和我共同走完余生的“她”,就在远征石家庄的27个小时内。

“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 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是啊,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只是这磨难来之前,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就像暴风雨突袭时,爱人在旁,相拥伞下一样美好。带着这样的美好,我们一起远征了济南,一起走到了西湖边,一起在北京见证了顾操的真性情。

2014-2015年我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事,因为建业,我们从陌生人变成了恋人,从相识到相知、相爱,带着看台所有的祝福,终于走到一起,并且留下我一辈子最爱的照片。我叫它《北看台之爱》,是看台给了我们彼此,是信仰让我们相遇走到一起,这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

就像每个新组建的家庭一样,我们按部就班地生活着,规划着。没有停止远征,没有停止向前跑。当媳妇顶着才刚刚怀孕一个月的风险陪着我一起远征天河的时候,才相信了那句话“足球大于生活”。信仰是天,能支撑我做到任何事情。也仅仅用寥寥数字感谢贾指导带给我在天河最美妙的下半场30分钟。

随着真真正正的红魔下一代的诞生,还是像很多前辈一样,停下了“执剑走天下,陪你南征北战”的脚步。努力体验着丈夫、父亲、儿子、看台的战士这些所有的角色。也体验到了“只有在看台上才觉得自己活着”的压力释放。

一家三口的远征,2017年最后一场比赛。第一次近距离走近球场是在离家720公里的天津,他没有害怕,没有烦躁,没有疲倦。他天生就属于球场一样的适应着一切,他的名字叫小耳朵。他的故事也只是才刚刚开始。

生活给了我想要的,一样会拿走我心爱的。儿子11个月的时候在北京确诊了“神经母细胞瘤”恶性肿瘤3级。当医生很负责地告诉我们“孩子没有治疗的希望,放弃吧”的时候,一个家庭可能就这样被彻底毁了。而信仰这东西,我相信已经在小耳朵的心里生根,等待着发芽,长大。就像这个平民球队一样,用自己的方式坚持着前进的方向。

“也许我没有天分,但我有梦的天真,我将会去证明用我的一生。”

2019年4月14日的北京,很遗憾没能在工体凯旋,但庆幸的是,在第二天的复查后,我得到了人生最大的凯旋。孩子的病就如同教科书书写的可能性一样通过自身的免疫系统自愈了。所有的癌细胞基本都钙化坏死。书已至此,仅希望这段经历日后从我口中告诉他时,他会为自己的坚韧和不放弃骄傲!

我的故事很像流水账,因为这每一幕都像幻灯片一样,一幕一幕地在脑中回放,我很害怕10年后,我的记忆力不允许我能记住在看台上一起战斗过的战友。

我的故事又没有什么特别精彩的地方,因为没有编剧能帮我润色,只有靠着我们的努力去争取这最好的结局。但我想告诉所有人,“信仰”就像水一样,已经流进了身体的每个缝隙内,他支撑我做到一切,而这种执拗,我一样将来要告诉我的孩子。就像我给他起的名字一样:清凯,清风徐来,凯旋而归!

致敬所有一起战斗过的兄弟姐妹。

张锦程

异国他乡的建业情结

时间飞逝,转眼又五年了。五年前,我还在建业足球20周年庆典现场为建业庆祝生日,全场一起高唱追梦赤子心。五年后的今天,却与你遥隔一万五千里,但是心却觉得越来越近。建业足球25岁了,而我也24岁了,虽然24年很短,但一大半的时间都和足球有关,和建业足球有关。

在历史的长河里,我们也许只是短短的节点,但幸运的是我们遇到了祖国在世界上发展最稳定的年代,而锦上添花的是,我们成为了建业球迷,一起在历史的长河里谱写一段刻骨铭心的历史乐章。

建业足球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很想为它做一些什么。大学期间,用自己所学的专业:设计、绘画、摄影、传媒,创作了属于建业足球的漫画《漫漫建业路》。从另一种视角,通过漫画的方式丰富球迷的生活,传播足球正能量,为球迷和球员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当球队有比赛时,我会去现场拍摄一些照片来记录比赛寻找创作灵感,让宣传和创作形成良性循环,不断发展进步。

最感慨的是建业的青训,青训是未来,在2014年很少有人关注小球员的训练比赛和成长,教练和球员也都是在默默地付出,那时候我注意到小球员有他们的独特性,需要得到大家的关注,于是我便开始通过创作小球员漫画,增加大家对他们的关注。这些年,国家对青年球员的培养和宣传加大力度,关注度不断提高,现在他们都已经有望成为后起之秀。

毕业后,我选择到西班牙学习取经,而到了西班牙,最放不下的就是这颗建业心。本科毕业时要做毕业设计,我走访多家西甲足球俱乐部,考察他们对足球文化的设计,再以建业APP为原型设计了新的APP界面,为了宣传建业足球文化,方便球迷使用,同时也设计了一批有关建业足球的文创。平时周末,和当地球队踢球我会穿着建业的队服,也引起很多当地西班牙人的关注,每次踢到最难的时候我都会全力坚持,他们之后都会喊一个口号:Vamos Jianye!como jianye!表示庆祝。

未来我还会坚持努力,传播建业足球文化精神,很开心今年被皇家马德里研究生院录取,我会好好学习,追梦赤子心实现平民梦想。建业足球25周年,一直在创造奇迹,一直有一颗追梦赤子之心,永远在给球迷惊喜,而建业的精神一直贯穿整个建业足球史,百年荣耀,建功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