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我来思,杨柳依依

点击量:76次 2019-08-25

一天,东晋名士谢安与弟子聚会,问:《诗经》中哪个句子最是优美?其侄谢玄答曰: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用今天的语言来描述,其义大致如下:昔日我从军上战场,杨柳依依春光美好;而今我归来路途上,大雪纷飞漫天飘扬。

用如此美好而略带感伤的文字描写戍边战士的思家之苦,千古罕有。把愁绪和悲壮以唯美的方式表现,这正是《诗经》的魅力所在。

每每读到这里,我便不由遐思万千,试图与古人的诗情相通,试图在现实中寻找类似的场景,类似的意象,但却往往思而不得。

直到有一天又见到了胡总,又一次谈到了建业足球,又一次谈到了坚持和守望,这两句诗便又一次涌入我的胸腔。

回望建业足球走过的25年,难道不就是既有杨柳依依的春风拂面,亦有雨雪霏霏的坎坷艰难?

一时间,所有关于建业足球的美好回忆以及我们彼此间结缘的点点滴滴,扑面而来!

我成长于足球氛围浓厚的洛阳市,高中时代学校就开设了女子足球课。上大学后,我还成了学校的首任女子足球队长,当时我的偶像是普拉蒂尼。所以足球于我,便是青春时的飒爽;便是迷离时的放纵。

从事新闻工作以后,有缘结识了胡葆森董事长,更有幸再一次接触足球,并从此和建业足球休戚与共,风雨同行。而且,为了表明自己对足球的热爱、对建业的支持,尽管可以搞到免费的套票,但我坚持要自己购买,以示自己是个真粉。

遥想当年,建业足球带给河南人民多少欢乐、多少震撼、多少惊喜、多少惆怅、多少振奋、多少豪情!回想起那曾经的一个个故事,一串串泪珠,一脸脸欢笑,一声声嘶吼,一阵阵锣号,一场场酣醉,泪水不禁再一次濡湿了我的眼眶。

大河报首任总编辑王继兴先生,以前对足球关注不多,但在现场观看了建业的足球赛后,激动不已,亲自在大河报上撰写文章,抒发一个传统文化人对建业足球的赞美与激赏。今年当我们再次聊起这个话题时,已是耄耋之年的王老,畅谈间依旧面颊泛红,慷慨激昂。他回忆说:“已经记不清建业足球上了大河报多少次头条了,真给河南人长脸呀。”

记得建业和当时的八一队有场“强弱对战”,我也“披挂上阵”,买把小号从头吹到尾,带上望远镜一会儿摘下一会儿拿起,忙得不识闲儿。身边膀大腰圆的一位男球迷不时看着我且不时搭讪着:“美妞儿,来帮哥敲鼓呗,来呗。”印象中那场比赛建业是1比1 逼平了八一队,当时中国最牛的球星郝海东面对河南球迷的浩大声势,一会儿用他习惯性的手势,一脸苦笑地指向看台上的观众,一会儿悻悻地收敛起总是耸着的肩膀,无可奈何地看着绿莹莹的草坪——那天,天很热,球迷的心更热。

也忘不了“罗西”。这位当时中国最火的球迷粉丝无数,走哪儿哪儿都有一批迷弟迷妹追随。有一次他来到郑州一家球迷俱乐部,一位球迷问:哥,哥,你评价评价建业呗。记得总爱戴着一顶牛仔帽、穿着高帮翻毛皮鞋的罗西一脸深沉地回答道:建业,老厉害了;建业球迷,老吓人了!

更忘不了那激情燃烧岁月中的惆怅与失意。20多年了,在冲超的征途上,建业一次次倒下,又一次次爬起。有的只是“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慷慨浩歌,有的只是河南汉子永不服输的坚韧与不弃,他们创造了一段传奇,也留下了几声叹息;他们演绎出几许风流,更留下了不屈的背影。记得在某年的最后一场决定冲超成功与否的关键战中,建业输了,球迷哭了。在当天出版的报纸上,我用这样的标题记录下了那个感伤的时刻: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球迷的天空下泪雨。

说起建业足球,能不提老胡吗?25年前第一次采访认识了老胡。这么多年来,或远或近地关注着他,感觉他总是不疾不徐,不悲不叹、不狂不躁的模样。也曾私下和朋友们聊天,皆惑:老胡这般平静儒雅之人如何与足球这种大起大落、大开大合,波澜壮阔、变幻莫测的竞技运动相守相契20多年?老胡图的是什么呢?印象中胡总在不同场合回应过这样的疑问。但在我看来,似乎有些场面上的应答并不能解除心底的疑惑。前几天又见胡总,聊起过往时,我突然想起一幅画。当年在他办公室的墙上,挂着一幅油画:一只眼神坚定的羊立于峭壁之间,呈前行状——我不知道胡总为什么喜欢这幅画,但到今天,我似乎明白了些许,读懂了胡总这么多年坚守的真意。

何以建业?何以坚守?

一位多年关注建业的学者这样理解:老胡和建业守的是什么?他们守的是河南人的魂;守的是河南人的精气神;守的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君子之风;守的是造福河南百姓的自觉与行动!一位球迷这样评价:老胡和建业已经将最美好的图画写在中原大地上。他们选择了远方,从此风雨兼程!

行文至此,请允许我再掉一次书袋。

《史记.孔子列传》中有一段孔子和颜回的精彩对话,简辑如下。颜回曰:“夫子之道至大,故天下莫能容。虽然,夫子推而行之,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夫道之不修也,是吾丑也。夫道既已大修而不用,是有国者之丑也。不容何病,不容然后见君子!”孔子欣然而笑曰:“有时哉颜氏之子。”

从这段对话中,我读到了“坚守”和“无他”的意蕴。一个人的理想学说不够完美,那是自己的耻辱。如果理想学说完美而不见容于他人,又有什么关系?

从这个角度来看胡总,敬仰之情油然而生。我以为,胡总之为商为人为事,不正是如此吗?他执着坚守他的理想,他的梦想,追求至善、止于至善。至于外界怎么评议,又与他何干?

岁月依旧静好,生活依旧风霜。但每每回想起我和建业足球的交集,心中总觉温暖。正是因为生活中有了建业足球这样美好而有力量的东西,人们的心灵才有所依傍,远离忧伤。

昔我往矣,雨雪霏霏;今我来思,杨柳依依。建业足球一直在路上,风摆杨柳、摇曳生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