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足”之初

点击量:83次 2019-08-25

1994年5月13日,星期五,《郑州晚报》体育版刊登了这样一则消息,江苏迈特电子公司(当时的甲A足球队江苏迈特队的主要出资者)意欲西进插足河南足球,与河南省足协联手组建河南迈特足球俱乐部。

1994年,中国足球开始了职业化的试验,首次举办以足球俱乐部形式参加的主客场制的足球职业联赛,参赛的有23支甲级足球队:甲A12支,甲B11支(另一支甲B球队沈阳部队队因故退出联赛并解散)。其中除甲A的八一足球队因其情况特殊不能组建职业足球俱乐部之外,河南足球队是参赛球队中唯一一支不是以俱乐部形式报名的甲级队。

河南没有成立足球俱乐部,并非有关部门不想成立。听说河南省体委、省足协为此事找过省内一二十家“广告大户”“效益大户”企业,手上拿着主管省长的亲笔信,满嘴诚恳动人的说辞,可这些“财大气粗”的企业就是没有反应。

也许是万般无奈,也许是变换策略,河南省足协把目光投向了省外,于是,引来了江苏迈特。

同样在1994年,作为“一周双休”的试验,实行了“隔周双休”。5月13日正好是一个周末。当时的《郑州晚报》还是名副其实的“晚报”,每天的报纸要到下午很晚的时侯甚至是第二天上午才能收到。因此,5月13日这一天,很多人并没有看到这一则消息。

5月16日,星期一,我上班刚进办公室,胡葆森总经理就把刊登着江苏迈特消息的《郑州晚报》拿给我看。我问胡总,我们是不是要参与?胡总说,肯定要参与,河南的足球俱乐部还是应该由我们河南的企业来搞。胡总当即让我与省体委、省足协联系,向他们表示建业公司参与组建河南足球俱乐部的明确意向。

乍一看,河南建业涉足足球是受到这则消息刺激后的一时冲动,其实不然。当时公司虽然尚处创业阶段,承受着巨大的生存压力,但公司上下对体育运动却有着浓厚的兴趣——无论是欣赏体育比赛还是参加体育活动。工作之余,公司经常组织一些体育活动,打篮球、打乒乓球、登山,老板和职员都参加;公司的人平时聊天,都认为当公司有实力时,一定要涉足体育事业;胡葆森总经理常说,等企业发展了,我们也干一些真正喜欢的事情。这“真正喜欢的事情”就是搞体育俱乐部。当然,这种“喜欢”,也包含着对体育这一新兴产业之“有形”与“无形”价值的认识。1994年河南建业果断地决定参与河南足球俱乐部的组建,与其说是受到江苏迈特所作姿态的影响,不如说是敏锐地洞察到它给企业自身及河南足球带来的发展机遇。

5月17日下午,在河南足球队与江苏迈特足球队友谊比赛的看台上,胡葆森总经理亲自向省体委领导再次表示了河南建业积极参与组建足球俱乐部并“志在必得”的态度和决心。应该说,河南足球从此开始迈出其走向职业化的脚步。后来发生的事情已为大家所知,河南建业在被與论称为“中国足坛最后一个俱乐部”的“争夺”中胜出,极富特色和影响力的建业足球俱乐部在改革开放的历史条件下,勇敢地承担起发展河南足球的重任。

相对于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成立之后的坎坷与沉重,本文叙述的这些似乎显得过于平淡与轻易。而在我看,无论是坎坷沉重,还是平淡轻易,都实在地反映了某种必然。

戴大洪    

作家,译者,前河南建业足球俱乐部总经理。译有《第三共和国的崩溃:1940 年法国沦陷之研究》《古拉格:一部历史》《陀思妥耶夫斯基:反叛的种子,1821 - 1849》《雷蒙德·卡佛:一位作家的一生》等著作。本文节选自1999年10月19日《河南商报》,经与本人沟通同意刊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