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业人哭过笑过骂过狂过,唯独没有说过“放弃”两个字

点击量:43次 2019-08-25

干这行20多年,采访家乡球队的机会并不多,但每次接触都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感。这其中既有乡土情结,也有对建业本身气质的认同。职业足球25年,建业能坚持到现在,恐怕是谁也想不到的。在这25年中,财力雄厚的巨商有之,政策获利的贵胄有之,誓言要打造百年豪门的企业有之,然而时间是最好的试金石,时光如水,大浪淘沙,王侯将相俱往矣,唯有君子立潮头!这恐怕是谁也想象不到的结局。

这其中有太多值得深思的东西。建业足球如同一株大树,能够发展到今天,源于深深扎根中原这片文化沃土。诚实守信、一诺千金、重情重义、坚忍不屈……这些都是中原文化中最闪光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在25年的历史中,已经幻化成了建业足球、建业企业文化的具体抓手。建业的25年,绝非一帆风顺,有过征战亚冠的狂喜,有过不幸降级的哀伤,有过命运女神的眷顾,有过生不逢时的无奈。建业人哭过笑过骂过狂过,唯独没有说过“放弃”两个字。

这真是一种令人震撼的伟大力量。此前南方某媒体曾邀我评选职业25年最伟大俱乐部,我毫不犹豫地填上了“河南建业”的名字,很多同行将其解释为乡土情结,这样解释不能说不对,但还是有些矮化了我的初衷。因为评选的是伟大俱乐部,不是成绩最好的俱乐部,更不是最有钱的俱乐部。何为伟大?冯仑说,伟大都是熬出来的,你都没坚持,还谈什么伟大?

回到文首的话题,因为在外地工作,虽然足球记者干了廿年,但采访家乡球队的机会并不多。不过很荣幸,跟胡葆森和王随生都打过交道。第一次跟王指导打交道,我在《大河报》实习,还没入门。王指导站在新乡体育中心门口,跟我说了两句话,至今难忘。第一句是:“昨天大河报预测我首发要上聂磊和郭星源?是你写哩?”第二句是:“木事儿,随便写。”

采访胡葆森是在南京,群访,你一句我一句。说点啥记不清了。印象最深的是胡总趿拉的一双黑布鞋,跟我爸在家穿的一模一样。后来过年回家说起此事,我妈说:“地摊货,二十八。”

在此谨祝两位老人身体健康。你们代表的就是河南足球的精神,你们就是咱建业队的魂儿。

河南有建业,中!建业有足球,得劲!不服就怼!

裴力
搜狐体育 记者